内容恰当,消费至上

Wired有篇文章在报道正在逐渐兴起的Podcasting时认为,该流行趋势是内容消费(content consumption)的一个自然发展,人们总是很忙而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追踪他们所喜爱的节目,所以Podcasting无疑可以很好地给以人们便利去获取最新资讯,并使得它们具备了可携性;由此国外推断,该传播技术将有很大的商业作为。对于拥有成熟的、对网络应用认识和理解较深的互联网用户的美国,我们也许不难理解为什么该推断是合乎情理的,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总是能在模式创新和服务理念上总是领先一步。然而我想进一步延伸下内容消费,因为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它都始终不是互联网消费的主流。

很多分析家总是看好因流量而随之增长的广告利润空间,并认为基于广告的获利模式比内容收费要来得有用,那么换个角度,所谓的“内容消费”是否可以意味着人们为内容之外的额外消费(而非本身免费的内容),比如获得该免费内容的设备/过程,而这些支出所付出的成本远远要小于其所获得的内容的价值,所以人们还是很乐意去付费的,而且这个过程是他们视之为应有的并且生活化了的。

我想这应该反向于“上网免费,服务付费”的模式,如果“上网”等同于“过程”而“服务”等同于“内容”的话;之所以这样考虑,一来是在现实世界里,我们依旧喜欢能够将某些实物等同于某些身份地位阶层的代表,而工业设计艺术也在一定程度上拯救着我们的感官和体验,例如我们喜欢拿超酷的iPod来听网络下载的免费音乐;二来则出自于这样一种认知,即当今信息急速膨胀而却又大部分雷同的新时代,人们只得被迫选择一条能够有效杀出信息汪洋的血路,浅尝地获取零散的信息内容,整合然后组合成自身的知识体系,形成自身的思考行事方式,或句话说,人们渴望对很多(感兴趣的)事情都有所了解,却又无能力全部去深入了解,他们往往会转而获取他们认为自己应该知道并获取的信息内容,而这些信息/内容在能够保障他们足够应付使用的同时也带来获取过程中的种种(生活)乐趣。这也许是新时代人们处理爆炸性信息的一种应对方式,但我还是勉强称呼其为“内容恰当,消费至上”。

一个搜索法则是“信息本身毫无意义,直到有人提问之后方有价值”,同样,是否很多内容本身存在对于没消费它的人根本没半点意义,而直到有人消费了它,那么他往往又会获得比意义本身更多的乐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